中国式央行缩表再现 这对市场到底意味着什么?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7-04-27 17:43

在全球市场因美联储缩表言论而紧张之际,中国央行“提前”缩表,则更令市场关注。

今年以来,前三个月数据显示着央行资产负债表持续收缩的过程,从1月末到3月末短短两个月时间,央行资产负债表收缩1.1万亿,降幅达3%。

不过分析师认为,和美联储缩表不同,中国央行缩表并不是依据货币政策取向,缩表与货币政策松紧以及银行间流动性并无直接关系。

不代表货币紧缩

在这一轮关于中国央行缩表的讨论启动之前,市场人士谈及缩表几乎仅限于美联储。在金融危机之前,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不到9000亿美元,金融危机后美联储通过QE不断进行资产购买,如今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膨胀到4.5万亿美元。

因而,在美联储这一轮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中,“缩表”也就成了加息之外的另一货币政策工具。不过对于中国央行来说,历史表明情况与美联储截然不同。

据国信证券董德志团队统计,此前中国央行曾经历过两次缩表:

第一次是2011年11月至2012年2月;第二次是2015年3月至12月。

具体来看,第一次缩表持续的时间非常短,幅度也不大。四个月的时间,央行总资产减少大约2500亿。而第二次缩表是一次非常典型的缩表,2015年3月至12月九个月的时间,央行总资产下降超过2.7万亿。

细项来看,第一次缩表主要表现为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减少,而第二次缩表主要对应着国外资产减少,对应的背景是中国外汇占款下降。

和美国缩表对应货币紧缩不同,在上述两次中国央行缩表时期,对应的却都是货币政策宽松。董德志团队称,第一次和第二次缩表时期,均对应了央行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。而且,在第二次期间,央行连续进行了五次降息。

那么在央行加息周期是否伴随着缩表?董德志团队研究发现也并非如此:

2006年以来,我国经历过两轮典型的货币政策紧缩时期,存贷款基准利率连续多次上调。具体时间点分别是2007年3月-12月、2010年10月-2011年7月。在这两段时期内,均没有观察到我国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收缩,不管是以绝对量还是以同比增速来衡量。

以总资产绝对量来看,这两次货币政策紧缩期间均是增加,增幅超过3万亿。以总资产绝对增速来看,这两次期间总资产增速均在上行,上升幅度分别为为6%和2.9%。

也即是说,这两轮加息周期反而是对应着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快速扩张。

因而,董德志团队认为,历史上中国式央行缩表称不上是一种货币政策工具,这一点完全不同于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,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与收缩,并不是依据货币政策取向而定。

是否会影响超额准备金?

虽然不是依据货币政策取向而定,但是短期内另一个问题也值得关注:中国央行缩表是否会导致超额准备金同步减少,从而令银行间钱荒再现?

对于这个问题,董德志团队称,理论上来看缩表和超额准备金是两个独立的概念,超额存款准备金只是央行负债方的科目之一。

或者换个说法,理论上央行即可以通过货币发行量的减少达到缩表的结果,也可以通过法定存款准备金、政府存款等其它科目的减少达到缩表的效果。

同时,考察过去两轮缩表时期超额准备金的实际表现,董德志团队发现,缩表也的确没有导致超额准备金的同步减少。上述第一次和第二次缩表期间超额准备金反而均是增加,增量分别为7158亿和4033亿。

此外,今年1月末到3月末,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收缩1.1万亿,董德志团队认为,该期间超额准备金也对应着增加。不过,考虑到1月底央行曾进行过TLF操作,而该操作对应在央行报表中估计是法定存款准备金的降低,则近两月超额准备金的增加额估计在4500亿。